• <input id="fztcb"><rt id="fztcb"></rt></input>

    1. <var id="fztcb"></var>
      1. 啟迪控股王濟武:帶著人才和科技去雄安“啃硬骨頭”打印

        發布時間:2019-11-18來源:新京報

        近日,王濟武董事長接受媒體專訪,以下為報道內容:


        640 副本.JPG


        新京報記者獲悉,11月9日清華大學與河北雄安新區正式簽訂了共同推進校企改革協議,雄安方面將合計持有啟迪控股2.24億股股份,約占啟迪控股總股本的26.45%,與清華控股所持啟迪控股股份數相同。


        成立于2000年的啟迪控股,前身是1994年設立的清華科技園,一家依托清華大學設立的科技投資控股集團,公司控(參)股啟迪環境、啟迪古漢、世紀互聯、啟迪國際、綠盟科技、中文在線、北控清潔能源、兆易創新、中航訊、圖衛科技等上市及非上市企業800多家,管理總資產規模一度超過2000億元人民幣。


        11月13日,極少面對媒體的啟迪控股董事長王濟武接受了新京報記者專訪,詳細解釋了啟迪控股為何選擇進駐雄安及未來在雄安的發展規劃。他表示,隨著雄安方成為啟迪控股的股東,啟迪控股將成為雄安管委會直投的第一家企業,總部落地雄安的第一家千億級別企業。未來,啟迪控股仍將引入一批央企資本,國資比例將會達到70%左右。


        選擇雄安:帶去人才和科技創新,是去“啃硬骨頭的”


        新京報:根據協議,雄安方和清華控股分別持有啟迪控股26.45%的股份,并列第一大股東,此后啟迪控股將變更為無實際控制人狀態,啟迪控股從什么時候確定了這樣的改革思路?


        王濟武:2018年5月1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二次會議通過《高等學校所屬企業體制改革的指導意見》,對高校所屬企業進行全面清理規范,理清產權和責任關系。我們在收到指示和任務后開始籌備改革,但改革應該怎么改,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學習中央精神。在很長時間的思考、研究后,我們認為,校企改革不是簡單地將校企變為非國企,也不是簡單過戶轉移控股權,“改邑不改井”沒有意義。更重要的是如何發揮校企優勢參與全國科技創新,為國家與大學做出新的更大貢獻。于是我們最終在2018年春節后確定了將啟迪與雄安結合的方案,歷經了很多困難,始終堅定執行。


        因為我們保密措施做得比較好,外界不清楚情況,猜測比較多。啟迪控股沒有實際控制人的說法主要是資本層面。啟迪控股是國有企業,是黨領導的企業。


        新京報:清華控股為何會選擇雄安新區做合作伙伴?


        王濟武:我對于啟迪控股將總部搬到雄安新區、清華控股將部分股權轉讓給雄安方的理解是——我們是去“啃硬骨頭的”。雄安新區成立以來,我留意到了一些學者觀點,說雄安在客觀條件上比較缺乏人才和科技創新?,F在位于河北省的雄安新區是一個“經濟地理”意義上的洼地,我們啟迪控股放在整個北京來看可能不是那么重要,但我們搬到雄安,對雄安來說就能發揮積極作用。雄安現在缺人才和科技創新,我們就給它帶去人才和科技創新。


        選擇和雄安方合作,其實是啟迪控股將企業長期發展、價值觀、使命感等等進行結合后的選擇。比如說,我們在珠三角、長三角可以更高效的完成任務。但如果我們選擇雄安,我們的企業就可能會和國家的未來科技發展方向高度相關。而且,啟迪控股的定位是戰略新興產業發動機,那我們如何證明自己呢?我們就得去長征,“啃硬骨頭”。


        在我們開始著手研究校企改革以來,上海、廣東這些啟迪存量業務很大的發達地區,我本人一個地方都沒有去過,但雄安我前前后后去了八九趟,由此可見我們的專注。


        在雄安的規劃:在雄安建設3.0模式科技園


        新京報:在完成股權變動之后,啟迪控股還有什么安排?


        王濟武:我們這次的協議,一方面是股權變更,一方面是增資。增資之后我們會在雄安地區的高鐵站附近把一期(項目)建設起來——叫做啟迪科技園,這個項目已完成前期開工準備,多只戰略性新興產業投資基金積極籌備,未來將引入并培育環保新能源、生物醫藥、人工智能等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承接和培育一批戰略性新興產業和高端服務業企業,為雄安新區科技產業發展貢獻力量。


        目前啟迪控股在雄安新區已落地雄安啟迪國際創新中心,注冊成立了11家實體企業,總投資規模30億元-50億元。雄安啟迪前期總部基地和啟迪之星雄安未來城市創新中心也將建設完成投入運營。


        新京報:你對啟迪在雄安的發展有什么規劃?


        王濟武:我希望啟迪在雄安建設的科技園是3.0模式,工作與生活成本上,既要便利,也要讓年輕人負擔得起,生活也很方便??偟膩碚f,我們要打造一個適合未來科技、適合未來青年人創業的環境,我們要做一個示范區,讓年輕人保持創業的激情和活力。啟迪以前做過很多科技園,是有經驗和能力的。


        我對啟迪服務雄安建設的第二個要求,就是快。我們建設一個科技園其實是很耗時耗力的,科技園的服務對象往往還是資金不充裕的創業者,科技園就像是父母或者保姆,要把創業者服務、孵化、培育到大了,才跟他一起有錢,這跟房地產快速回籠資金不是一個概念,科技園是科技類上市公司的誕生地。


        要快,就得多砸錢、會砸錢,沒有什么捷徑。首先要有園區的系統性功能,要服務年輕人,讓年輕人很自在、很有激情地創業。還有一個,就是不能像我們以前培育中文在線、兆易創新等上市公司那樣培育10-15年,我們這次要爭取用5年的時間培育出多個上市公司。


        以前就是我們選苗,現在我們要移栽,在全球花園內發現發掘好苗,同時改良雄安的土壤更合適它們生長。我們就移栽到雄安快速培育。這樣的模式,我覺得3-5年完全可以見成效,這是我對未來的展望。


        校企改革:力爭成為全國標桿


        新京報:目前校企存在哪些普遍的痛點,改革的必要性在哪?


        王濟武:我們國家成立校企是有歷史必然性的,以前我們國家底子比較薄弱,科技創新、成果轉換需要花很多錢,很多高校就自己成立了公司,自己研究成果轉換,由此形成了校企。但是校企的管理制度還是比較缺乏活力的,面對越來越激烈的市場競爭環境,其實已經不太適應了。而且現在創投基金越來越多,國家資本也大規模投向科技創新,高校再攢錢自己投資自己的階段已經過去了,原來的體制模式也不適應了,所以校企來到了改革階段。


        新京報:你認為校企改革的方向在哪里?


        王濟武:校企改革其實如果只是大學里資產幾十億的公司,要進行剝離,找國有資本收購就可以了,這就是形式上的改革。但是啟迪還是希望能完成實質上的改革,不能只是換個股東那么簡單,還要適應中央要求的更大規模、更積極地投資全國創新事業,這也是我們校企的初衷和使命。


        校企改革其實也給校企打開了新的出路,通過改革來改善我們的制度?,F在我了解到全國各高校的兄弟企業制度都相對僵化,未來希望校企能夠通過改革來適應新時代的經濟環境,在創新過程中發揮更大作用。


        新京報:如何在校企改革中處理創新企業管理的問題?


        王濟武:啟迪控股是科技創新公司,我們搞科技創新就要求制度上更有活力,更有彈性,還要有一定的容錯率。啟迪投資了許多戰略新興產業的企業,發現一般的國企制度流程,并不是非常適合科創公司。


        比如說,啟迪投資了中文在線,如今這家企業已經上市了。中文在線我們孵化了10年之久,這家企業在此期間遇到數次危機,如果按照一般國企規則,在我們投資的中文在線第一次危機的時候,我們就要被追責了。所以說,對于科技創新企業,管理制度需要有一定的容錯率和彈性。目前啟迪是做授權制,我們在管理上給予二三級公司充分授權,來適當解決制度上的問題。


        新京報:我們關注到我國將區塊鏈技術上升到國家戰略層面,啟迪在很早之前就進入了區塊鏈,當時是怎么考慮的?


        王濟武:當時我有很多學弟經常跟我提到區塊鏈,我是不太懂,但是他們懂。其實啟迪在2015年就開始投資區塊鏈技術了,在2018年我們有了很多區塊鏈公司,順勢成立了區塊鏈集團,是第一個國有控股的區塊鏈集團。


        現在啟迪在區塊鏈方面有30多項專利,當很多區塊鏈公司忙著炒幣的時候,我們將重點放在基礎技術的積累,比如大獲成功的“TDI”技術。在區塊鏈金融方面,我們主動聯系了一些發展中國家,比如菲律賓和非洲國家,協助他們用區塊鏈的方式建立金融結算系統,他們很積極,因為它以前建立類似中國現在這樣的金融支付系統可能很貴,但現在用區塊鏈技術就可以使他們的開銷減少90%,我們和好幾個國家簽了協議。


        未來股權結構:計劃引入央企合作伙伴


        新京報:現在啟迪控股的股權改革進行到了哪一步,未來是否還會有新的合作伙伴?


        王濟武:根據目前啟迪控股的計劃,我們第一步是先完成股權變動,未來還會再引進一些新的資本?,F在很多企業、機構都找到我們,希望入股啟迪控股,但是我們為了保持現在的機制,已經明確了可以入股啟迪控股的只有央企。


        在啟迪控股設計改革計劃之初,我們一共和5家央企聯系好了,準備了150億資金,未來這5家央企是否全部入股還要看情況。按照我們的預計,未來啟迪控股的國資比例會達到70%左右,除了清華和雄安方面之外,啟迪控股其他持股股東基本都是央企。

        真钱棋牌软件